“門當戶對”這個詞,一般是指男女雙方的社會地位和經濟條件相當,很適合婚配。但事實上,“門當”和“戶對”都是舊時宅院大門口的裝飾,因主人社會地位的高低而分不同各類,是一種身份的象徵。
  10年前,溫嶺市澤國鎮萬堂村的林先生建造新宅,花高價在寧波的古董市場上淘來一對門當。喬遷新居時,這對門當便被放在家門口,用以鎮宅。
  6月23日早上,林先生打開家門,發現門口原本放門當的地方,空空如也。專家說,這對失竊的門當,現在的市價估計要超過100萬元。
  林老闆花高價買來古董門當
  放在新房門口鎮宅
  在溫嶺當地,林先生算得上是一位成功的商人。家底殷實的他,業餘時間喜好收藏古董。
  10年前,林先生在寧波做生意時,到古董市場“淘寶”,發現了一對石質門當。這門當高1.2米,每隻重400多斤,門當上端雕成鼓狀,底座刻有蓮花紋。
  古董商人說,這對門當是從江蘇某座祠堂大門上拆下來的,年代可追溯到清朝甚至更早。
  商人開價30萬元,林先生十分喜愛,沒有還價,當場掏錢將這對門當買下,運回了溫嶺。
  不久,家裡重起新宅,建了一幢4層半的別墅洋房。喬遷之時,林先生將這對高價買回來的門當,放到了新家門口。對古董頗有研究的林先生覺得,門當是舊時身份的象徵,放在門口,還有鎮宅的作用。加上新房是中式裝修風格,門當往門口一放,竟是十分匹配。
  林先生對這對門當,更加喜愛。平時有空,他就會拿抹布將它們擦得一塵不染。夏天,他還喜歡坐在家門口,斜倚著門當乘涼,也是一種享受。
  家底殷實屢次遭賊
  鎮宅門當也遭了賊手
  因為家裡條件好,林先生家特別招賊,經常被偷東西。
  “最近幾個月,家裡已經遭賊好幾次,手機都被偷走了3個。”不過,讓林先生想不到的是,這一次,小偷竟然打起了家門口那對門當的主意。
  6月23日一早,林先生推開大門,頓時傻了眼,原本放門當的地方,已是空空如也。
  因為家中屢次遭賊,家中不得已裝了監控。林先生趕緊跑上樓,調出監控查看。
  監控顯示,6月22日晚23點10分左右,當時下著雨,三個穿著雨衣的人先後來到他家門口。
  “先是一個人過來踩點,沒過幾分鐘,又有兩個人推著兩輪手推車過來。他們將其中一隻門當搬到車上,運走。過了15分鐘左右,又折返回來搬走了另一隻。”林先生說。
  難道,小偷也識得這是值錢的古董?
  對此,林先生也很疑惑。這對門當放在家門口這麼多年,即便是不知情的家人親友,也不知道它們是花大價錢買的。林先生為人低調,從未向外人透露過門當的價值。偶有客人登門,頂多多瞅幾眼,沒人拿它們當回事。“這麼重的東西,看起來也不起眼,根本沒想到會有人偷。”林先生十分鬱悶。
  昨天,記者從當地派出所瞭解到,目前此案尚無進展。
  “這對門當對我家族來說很重要,如果誰能提供有效信息,我們必定會重謝的。”林先生說。
  專家估價
  失竊門當市價百萬
  10年前就已是30萬元的身價,這對門當現在又值多少錢?
  對此,林先生也說不大上來。“反正後來我也留意過古董市場,像我家這麼完整和精緻的門當,再也找不出第二對。不管它們現在能賣多少錢,我們從沒想要賣。”在林先生看來,這對門當已是家族的傳家寶,其價值已不是多少錢的問題了。
  昨天,記者咨詢了台州市博物館的勞館長。由於之前林先生從未給這對門當拍過照片,現在僅有的照片,也只是一張模糊的監控截圖。
  “看不到實物,不好估價。但如果真像林先生所說,這對門當保存得相當完好,以10年前30萬元的價格,現在的高價應該在100萬元之上。”勞館長說,這些年搞收藏的人多了,古董文物價格飛漲,現在品相一般的明清門當,市價也要幾十萬元。
  門當是舊時建築的一種裝飾
  “門當戶對”這個詞就出於此
  台州博物館的勞館長解釋說,在舊時,“門當”和“戶對”是放在一起說的,都是古代建築上的一種配飾,主要起鎮宅和裝飾的作用。兩種都是只有大戶人家才能擁有的東西,算是一種身份的象徵。
  在中國建築學中,門當是“門枕石”的一部分,俗稱門墩,又稱門座、門台、門鼓。因為鼓聲宏闊威嚴、厲如雷霆,人們認為其能避鬼鎮邪,故民間廣泛用石鼓作為門當。說白了,門當其實就是一對石墩,一般放在大門的左右兩側。一般情況下,武官的宅邸門前,放鼓形的門當;文官的宅邸,則放箱形的門當。
  而“戶對”,則是宅邸大門頂部或兩側用作裝飾的構件,通常也是成對出現,一般是圓柱形或六角形的木雕,上面刻有吉祥福壽等祝語,或按品級塗以相應的油彩或圖畫。按照舊時的等級規定,門楣上有兩個戶對的,對應的是五至七品官員;門楣上有四個戶對的,對應四品以上官員;至於十二個戶對的,則只能是親王以上的品級才能使用。
  “古時候,門當和戶對,都是放在一起來說的。有門當,就必有戶對。”勞館長說,門當大小、戶對的多寡,往往是主人身份和地位的象徵,“過去,大戶人家在決定兒女嫁娶之前,父母常暗中派人去觀察對方的門當與戶對,以此來判定對方家境的好壞。慢慢的,便出現了‘門當戶對’這個詞。”
  本報通訊員 王佳飛 本報駐台州記者 陳棟
  (原標題:溫嶺一對價值百萬的清代“門當”被識貨的小偷用手推車搬走)
創作者介紹

裝潢施工

ao05aojwz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